第276期:第04版:光韵
2020-12-15

母 亲


   期次:第276期   作者:黄文霞





  外面的日头很毒,树叶子耷拉着,没了精神。路上铺满了谷子,晒得金黄,看不出一丝刚割下来的绿,偶尔出来一个人,用铁耙耙翻一下,换一面晒。总之,很热……“唰———唰———唰……”压水井旁,女人拿着刷子一下接一下地刷着衣服。似乎用力过大,肥皂水溅到了脸上,她站起身,用粗壮的手臂随意地揩了一下,又揉了揉腰,转了转脖子,继续她的洗衣“大业”。没一会儿,拧水、抖开衣服,搭在外面的杆上。也不知是酷暑,还是肥胖,女人的衣服被汗浸湿了……用力压了两下压水井,接过一捧水往脸上拍,似乎觉得不够凉爽,又接了几捧,过瘾了。女人拿了把蒲扇,往门口一坐,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,“这样晒,田里的秧都要晒干了,什么时候下场雨哦”。女人看着外面,眉头紧皱,也使得本就黝黑的脸更加暗沉。
  树上的知了时不时地叫两声,树下趴着一只狗,沁着树荫的凉气,眯了眯眼。
  “妈,成绩出来了,558分,刚过一本线”。话落,女人立刻从地上站起来,“好好好,我们家终于要出一个大学生了,真给爸妈争气。”一边说一边用手拍了拍女孩的肩膀,嘴角上扬露出来一口大白牙。明晃晃的欢喜,挂上了眉梢,那黝黑的脸似乎也因为激动,显出了几分红润。“妈,”女孩哽咽着“考得不好……我,我怎么这么没用……”说着,便抽噎起来。女人似乎被这惊得手足无措了,肥硕的双手捏了捏衣摆,看着哭红的双眼,搂过女孩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“没事的,你已经很好了,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,不哭不哭……”女人如是安慰着女孩,“去房里睡一会儿吧,妈给你做好吃的,听话啊”。说罢,用手揩去了女孩脸上的泪,动作很轻,很轻。那双多年劳作的手,开裂、粗壮,与干枯的树皮并无两样吧。
  女孩睡了,脸上还挂着泪痕。女人去厨房做菜,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,里面是一条鲈鱼,女孩喜欢吃的。另一边的盘子里,是已经做好的拔丝地瓜,很甜,也是女孩喜欢的……
C
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,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。